请输入搜索关键词
当前位置:百咖推荐 > 其他行业 > 巨人网络重出江湖 史玉柱: “巨人”的一次次沉浮

巨人网络重出江湖 史玉柱: “巨人”的一次次沉浮

  • 史玉柱v 2018年9月12日 来源:中国民航网 716 42

巨人网络重出江湖 史玉柱: “巨人”的一次次沉浮  

巨人网络重出江湖 史玉柱: “巨人”的一次次沉浮

史玉柱:“巨人”的一次次沉浮

“创业者应该少听一些成功人士的经验报告,多看看创业失败者的经验。我最困难的时候,真是不想活了。我那时候喜欢西藏,就想爬珠峰。如果爬上去了,这是一种享受;如果死了,正好,这比自杀光彩很多。”

“虽然“只认功劳,不认苦劳”在某种意义上讲不太道德,但是考虑到领导者很难区分这两者,所以公司痛定思痛,决定只认功劳不认苦劳,至少不给只会耍嘴皮的员工在公司生存下去的机会。”

“我现在对于爱拍马屁的人深恶痛绝,因为一个有本事、心理健康的人不会去拍领导马屁;心术不正、想不劳而获的人才往往喜欢拍马屁。”

“管理最大的瓶颈在于培养干部,要找服你、对公司有感情,同时又掌握管理知识的人才,最快时间需3年。我还是喜欢自己培养人,从不用空降兵,所以团队很少搞内耗。”

如今,那个卖“脑白金”的史玉柱搞起了人工智能。今年8月6日,巨人网络以305亿元收购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项目,进军AI领域。这是一次“蛇吞象”的跨国并购。此时,巨人网络的一年营收仅为29亿元,而同期Playtika的营收则超过77亿元。

由于曾在人生谷底时,缔造出了火遍大江南北的“脑白金”,史玉柱的身上一直笼罩着一层起死回生的神秘色彩。与Playtika高管团队喝酒的时候,对方身穿白色衬衣,而史玉柱则是一身标志性的红色Polo衫。这是大起大落带给他的一点执念。在中国,史玉柱是一位将传奇性、话题性和争议性集于一身的企业家。他曾白手起家,凭软件成为巨富。却因好大喜功和偏执,一夜之间令公司倒闭破产,负债高达2.5亿元,一度被戏称为“首负”和“最著名的失败者”。几年蛰伏后,他率旧部卷土重来,靠“脑白金”和巨人网络绝地反击。东山再起之后的史玉柱,投资领域横跨保健品、网络游戏、投资等多个板块,成为中国企业家中触底反弹、二次创业的典范。

“巨人”崛起 挑战西方巨头

1989年,研究生毕业的史玉柱,拿着借来的4000元钱正式涉足IT产业。他的第一款产品是名叫“M-6401”的打字软件。产品有了,史玉柱想到的第一个推广办法是刊登广告。

这是史玉柱的第一次“豪赌”。他找到了《计算机世界》杂志,提出要刊登价值8400元的广告,条件是:广告刊登半个月后再支付广告费。他赌的是自己能在两周内凭借广告宣传将产品卖出。

广告印刷出来了,半个版面只有一行大字:“M6401,历史性的突破”。13天后,他的银行账户就收到了3笔汇款;2个月后,他赚到了10万元;4个月后,他完成了人生第一个100万元的积累。

随着队伍逐步完善,M6401的销售额进一步扩大。这时市场上出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金山汉卡。随后,史玉柱回到电脑前,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150天,研发出了新一代产品M-6402。但是当他带着新成果回到位于深圳安宝大厦的临时住所时,却发现妻子已经离开。至此,这段婚姻仅持续了一年。

“内向不善于沟通”“结婚后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管”是史玉柱自己和前妻的老领导对他的评价。离婚时,史玉柱把存折上的19万元都给了前妻。在当时,这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1991年,史玉柱移师珠海,成立巨人公司。他原本想把公司注册在深圳,但深圳工商局不给注册“巨人”这两个字。史玉柱这样解释公司的名字:“IBM是国际公认的蓝色巨人,我用‘巨人’命名公司,就是要做中国的IBM,东方的巨人。”随后,史玉柱研发出了M-6403巨人汉卡,这个产品给他带来了上亿元的财富。

从1992年开始,巨人已经赫然成了中国电脑行业的“领头羊”。那些年,史玉柱荣誉不断,被评为“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广东省十大优秀科技企业家”,并获得珠海市第二届科技进步特殊贡献奖,甚至还得到一辆奥迪汽车作为奖励。

在创业之初,史玉柱被赋予了这样的光环——替民族国家争气,攻克科技难关,挑战西方巨头。

然而,1993年,随着巴黎统筹委员会解散,西方国家向中国出口计算机的禁令失效,惠普、IBM、英特尔、微软、西门子等跨国公司开始涌入中国。中国电脑业自此步入低谷,巨人也未能幸免。

“巨负”消失 隐忍3年力图东山再起

1994年,感受到危机的史玉柱提出了公司的多元化扩张之路。次年5月18日,“巨人三大战役”正式在全国打响,涉及电脑、保健品、药品营销三大行业。这一天,几乎全国各大报纸都刊登了巨人集团的广告。

当年,史玉柱投入1.2亿元开发出保健品“脑黄金”,并利用自己的营销能力,在4个月内获得回款1.8亿元。在组织“三大战役”的同时,他又将业务拓展至化妆品领域和服装领域。这时的史玉柱,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在珠海站稳脚跟后,史玉柱想建一座办公大楼,定名为“巨人大厦”。这时正值房地产的繁荣期。听说史玉柱要盖楼后,当时一位领导问他为何不盖高一点。随后,史玉柱决定将楼层加盖到54层。但是,当广州要盖63层的中国最高楼的消息传来后,史玉柱决定为珠海争光,继续加盖,最后定在了70层。

不过,由于地质勘测不够到位,这栋楼建在了三层断裂带上,光地基一项就追加了1亿元,并延误了工期。原本2亿元的投资也随着楼层的增加飞涨到12亿元。

为了解决这12亿元资金的来源问题,史玉柱开始卖“楼花”,也就是期货楼。不过,由于政府自1994年起加强了宏观调控。巨人大厦最后只卖掉1.8亿元。与此同时,集团的管理出现严重问题,进一步加重了危机。

1997年,一系列不成功的产品和巨资修建大厦的举动拖垮了“巨人”。在一篇题为《巨人大厦濒临破产》的报道中,媒体曝光了巨人公司的财务危机。一时间喧嚣四起,投资人都开始找到史玉柱,要他还钱。一个星期之内,巨人迅速坍塌。

据称,根据当时的情况,史玉柱只差1000万元就有可能渡过难关。

这时的史玉柱35岁。此后,欠下2.5亿元债务的他在公众视野里消失了整整3年。这3年间,他在大江南北游荡——爬珠穆朗玛峰,隐居南京,读《毛泽东选集》……一位浙江大学的学弟曾写信给他说:“你必须站起来!你知道吗?你的倒下伤害了我们这代人的感情。”

回忆起这段时光,史玉柱说:“我以为自己啥事都能做成,因为创业开始的这几年,我自己想做啥都能做成。但在当时的环境下就开始走多元化道路,这是一条不归路。”

“巨人为什么会倒?表面看是被巨人大厦拖垮的,实际是我本人和团队的不成熟导致的。如果巨人大厦盖起来了,再倒的话,可能摔的跤更重,所以晚倒不如早倒。”

“人是这样的,只有在低谷的时候,在很凄婉的那种环境下,才能去认真琢磨这些事儿。现在那些做得好的,你去跟他们谈,他们的口气跟我当年一样。你不信去谈谈,都是好像老子天下第一,这个事我也能做,那个事我也能做。事实上每个企业、每个人真正能做的事很少,适合自己、能做成功的事实际更少。”

重出江湖 “巨人”又站起来了

1998年,面包车奔驰在珠海开往无锡的公路上。史玉柱对20多个许久没领到工资的员工说:“等我有了钱,一定补偿你们。”

1997年冬,安徽泾县。史玉柱召集20多名“贴身”员工召开“太平湖会议”。这次会议确定了“脑白金”的构思。“脑白金”的主要成分是褪黑素。这种由松果体分泌的物质具有一定的调节睡眠作用。在史玉柱看来,“到1998年,中国保健品市场正在越来越趋向理性,仅靠广告‘狂轰滥炸’就能卖保健品的时代已经结束,‘脑白金’要成功必须要有足够的‘回头率’”。

到达无锡后,史玉柱找朋友借了50万元。随后,他拿出5万元补发工资,拿出15万元给无锡一家公司生产“脑白金”,留出15万元作预备资金,剩下的15万元则全部砸向江阴地区的营销市场。

吸取巨人3亿元应收烂账的教训,这次史玉柱坚决不赊账。在营销方面,史玉柱主要投电视广告。广告创意做了几百个,他都不满意。最终,广告沿用了脑黄金的广告词:“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

这个广告连续多年被评为“十差广告”。对此,史玉柱表示:“

‘十佳广告’倒是年年换,因为许多公司都倒闭了。评选广告的专家们讲唯美、讲创意、讲社会责任感,就是不讲能不能卖货,而厂商只认销售额。”

一年半之后,“脑白金”在全国市场铺开。月销售额到达1亿元,利润达到4500万元,“脑白金”的销量和利润主要来自乡镇。在史玉柱看来,北京、上海的超市里有100多种保健品,“脑白金”摆在货架上并不显眼,但“村镇的商店里只有两三种保健品,其中一个肯定是‘脑白金’”。

1999年7月12日,上海健特成立。健特是英文giangt(巨人)的译音。到2001年,拿出2亿多元还债,史玉柱已经不心疼了。2003年,上海健特受让北京万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1.43亿股民生银行股票,到2006年6月30日,其所持有的民生银行股票已达3.157亿股。

就在外界在讨论保健品生命周期的时候,手里握有22亿银行股票,已经软着陆的史玉柱吼道:“我永远不会套现走人!”

《征途》出世 网游要赚有钱人的钱

2004年,史玉柱成立征途网络(上市后改名为“巨人网络”),正式进入网络游戏产业。2006年10月,他宣称,《征途》单月盈利达到850万美元,排名仅次于网易。2007年11月,巨人网络在纽交所上市。

2005年9月,《征途》完成开发。就在史玉柱要以“永久免费”概念切入网游市场时,2005年11月,盛大抢先一周宣布将包括《传奇》在内的3款游戏免费。

《征途》副董事回来检讨说,不该和盛大的副总接触,将《征途》永久免费的信息透露出去。好在《征途》从一开始就采用了“永久免费,靠卖道具赚钱”的模式,能够不断“刺激”“有钱人”攀比买“道具”。

2006年12月1日,一条同时出现在中央电视台一套和五套“黄金时段”的广告冲入了亿万观众的眼中:一位长发披肩的红衣少女,突然对着白色笔记本电脑无端爆笑,紧接着是一声模仿京剧念白的怪叫,一个手掌式的图标拉出“征途网络”4个字。仅在新闻联播与天气预报之间的“黄金时段”里,这段7秒的广告就被重复了3次,并且连续播放了整整一个月。这是继“脑白金”广告后,史玉柱的又一“经典”营销之作。

“脑白金”与《征途》,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对于史玉柱来说,两者的本质都是他擅长的心理游戏,即捕捉、塑造人性的欲望,并提供某款产品来满足这种心理需求。与此同时,“脑白金”和《征途》都是史玉运用“农村包围城市”战术制造出的产物。他始终把自己的市场锁定在二三线城市和农村地区,形成巨人庞大的销售网络。

除此之外,在玩游戏这件事上,史玉柱是身体力行。《征途》刚出来时,史玉柱亲自体验,每天昼伏夜出地玩上15个小时,经常半夜把程序员叫醒提出修改意见。这让史玉柱比一般商人更了解网游,更知道如何让玩家心甘情愿地掏钱。

《征途》的成功引来了道德批判。舆论争议主要集中在两点:其一,该不该把“金钱”价值引入网络游戏;其二,为吸引玩家“掏钱”而设置的某些游戏规则,是否妥当。当时,史玉柱从未正面回答“《征途》对现实世界的反向影响如何”这个问题,他选择将其推给整个行业。他说:“我觉得,任何游戏公司都要面临这个追问。”

后来,对于这些质疑,史玉柱也曾情绪激动的否认,“作为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人,我自认是个对道德要求比较高的人”。但同时,他也表示:“1997年我最困难的时候,骂我的人比现在还多很多,那样骂过一轮之后,我对这个的抵抗力就很强了。(舆论)对我帮助不大,威胁不大。”

对赌协议 欲借人工智能再造奇迹

巨人网络曾签下对赌协议:2016年~2018年利润分别不低于10亿元、12亿元及15亿元。但财报显示,其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的实际净利润仅勉强及格。面对这种情况,史玉柱希望借人工智能的东风,带领巨人网络驶上快车道。

2016年10月25日,史玉柱和一群以色列人喝了顿大酒。而在此之前,8月6日,巨人网络发布停牌公告,称于8月3日晚间收到中国证监会通知,其以305亿元收购Playtika公司的项目将进入中国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审核阶段。

对于巨人网络而言,Playtika项目是一个加分项。它既可以拓展巨人网络的海外市场,又能补足其在手游领域的短板。此外,这家公司还在人工智能领域有所布局——耗费1.4亿元招募了众多以色列顶尖人工智能科研人员。

这两年,史玉柱没少往国外跑,以色列、乌克兰、美国、日本……不过,每次在微博发布当地见闻,总有网友在评论区喊话,让他关注一下巨人网络的股价。2007年11月1日,巨人网络正式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成为当时赴美IPO的中国最大民营企业,股票发行价为15.5美元,融资额为8.87亿美元。上市首日,该股开盘价为18.25美元,报收于18.23美元,较发行价上涨2.77美元,涨幅为17.6%,市值接近50亿美元。

上市之后,巨人网络的股价一直低迷,多次跌破发行价。2013年4月,史玉柱辞职。3个月后,在美上市6年的巨人网络宣布退市,完成退市交割时估值约为200亿元。2015年11月10日,巨人网络以130.91亿元的价格借壳世纪游轮完成A股上市。巨人网络回归A股很大程度是看上了游戏公司在国内的高市值——昆仑万维的收入和净利润与巨人网络类似,但其在A股上的市值却高达307亿元。

即便回到国内,巨人网络也未能摇身一变成为凤凰。过去16个月,其股价从74元跌至22元。根本原因则在于,公司发展后继乏力。如今,《征途》早已进入衰退期,而在手游的在新战场上,巨人网络始终欠缺一张王牌。在这种情况下,巨人网络买下正值上升期的Playtika。只是这一次广大投资不知道,史玉柱能否再次上演“以蛇吞象”的壮举。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中研普华集团联系方式广告服务版权声明诚聘英才企业客户意见反馈报告索引网站地图 Copyright © 1998-2020 ChinaI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行业研究网(简称“中研网”)  粤ICP备05036522号

请登录

我要发文

研究报告